Anamy-喵兹

【无题】请诸君来尝尝这份水晶派x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请大家多多指教。

其实这篇文算是某同人文的同人文(文名见于下文);某猫也是因此文入了个特别毒性且无比冷门的CP。【捂脸】

于是抱着要毒大家一起毒所以试着安利给大家的心态,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情,以及友人的鼓励(给小天使们比心!),窝就作死发上来了。

文笔渣,无逻辑,请轻喷QWQQQ

P.S.时间线大概在TS成公主后,城堡出现前。

以及某名字梗来自新浪博客里MadCatMKII的翻译文《感受粉意》。(快去看,这个万恶之源所有故事的起源之文,咳咳。

(毕竟桑比瑞不如小晶晶可爱啊x)

(更多的部分)正文如下:

1.

曾经的来自寒冷北方的暴君重新揽获新生时,他有预想过好些场景——一场异常残忍而痛快的复仇混战,他将会仇恨与羞辱的血刃抹在每一个阻拦他的不自量力的杂碎脖上,特别是那该死的变异小龙和那群愚蠢而卑贱的小马们!他终将会夺回曾经属于甚至还没来得及属于他的一切:奴隶、土地、财富,特别是水晶,更多更多的灿烂夺目的水晶,无论是巨大的,还是细粒的水晶;或是更好的情况:那可悲的王朝早已被颠覆;不过它无论是被什么样势力弄垮,他都有足够的自信重新再将这片国土揽入囊中!当然他也设想过极为不利的情况,毕竟作为一个君王,考虑周全仍是他根深蒂固的习惯。

于是,我们带着因被击败而不甘心情但仍满志踌躇的昔日国王在睁眼的一刹那,便露出了标志性的邪恶笑容,似乎在预告着未来的罪恶行径。

很快,这一丝笑意在消散之前就已经凝结在嘴角。

腹中的一声空饷,成功暂时地止住了他的一切恶意念想。

2.

不,饥饿当然,也绝对不可能,是邪恶与罪犯的终结点。

但这却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生命的终结点,所以这也相当于会成为他伟大复仇之路的终结点。

强忍下了直径闯进路边居民家里命令他们向自己呈献最好的盛餐和最高级的礼遇的欲望,桑伯一面在尽力保持着自己生前的皇家的优雅仪态,一面同样尽力不引他马注目地默默行走着;毕竟在这个他不知名的镇上,指不定会不会碰巧遇到几个“恰好”认识自己还多嘴的该死的家伙。

要是那样,那可真是非常非常不走运,特别是在他还尚未恢复自己的力量与魔力的情况下。尽管这座小镇看起来有些冷清,更切合的说,几乎同他那时巡视过的边远小村一样凄凉,不过广场上几个马影稀稀落落的走动着,足以让桑伯提心吊胆好一会。

而他在沿着比较阴暗且僻静的小道晃荡,不,是在寻觅着自己复仇的机遇时,桑伯逐渐恢复原来灵敏度的感官,终于开始积极投入到为主马服务。桑伯皱起了鼻子,阵阵让他感到陌生且又略微熟悉的古怪气味依旧不懈地骚扰着他的鼻腔,有些甚至灌进了他干涩的喉咙里去。

“地狱啊,难道现在这些庶民都喜欢在家里毁尸灭迹还是他们的饮食习惯都怪异过头?这股恶心气味真是……恩这是什么味道?”

一股浓烈而飘忽不定的香甜气味,将桑伯的低声嘟哝给缠绕住,让他不自主地跟随着它走了上充满了未知诱惑的道路。

然而那条道路的终点,则是几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大金属桶。桑伯有些犹豫,保持着皇家的礼仪的约束几乎是他维持尊严的重要体现,但腹中的动力却迫使他走进,去寻找那股越加浓郁的气味的来源……

于是他一头钻进了橡树阴影底下的垃圾桶里去,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开门声和倒吸气后的惊呼。

3.

“好的,我想你们应该都清楚了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对吗?”

云宝不屑地撇过了眼,不太想再看着她面前一直在絮絮叨叨的紫色母马,她翻了一下眼睛,轻吹了一下挡在自己眼前的华丽的彩虹发梢,后者则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是啊是啊,你和小龙走出门,结果就看见了复活了后在捡垃圾的黑晶王。我是说暮光!他都没有法力了!就不能直接再把他杀掉不就成了!干啥还留着当祸害啊!你看……”

“的确,他想过把我们都杀死并且奴役整个小马国,他做的这一切也的确难以宽恕的滔天罪行,还有,是的,他对水晶帝国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但是,现在,桑伯复活了,虽然暂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兴许是源自什么远古的法术,这个我得待会去好好再翻阅一下星璇……”看见好友越加明显的白眼,她不得不暂时放置一会儿那逐渐填满胸腔的学术热情,转口说道,“尽管我能完全理解你的愤怒,黛西,我个马也支持完全的安全保障,可我们必须按照公主们的指示来做才行啊。云宝·黛西。”

暮光加重了的名字呼唤,确实压制住了云宝想冲进去暴揍某马的念头。

看着自己的天马朋友摩拳擦掌的样子好不容易收敛起来后,暮光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尽量无视掉地下室传来的频繁的撞击声和含糊不清的咒骂声。

但在漫长的半分钟后,她还是忍不住向她的小助手使了个眼色。

很快,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有的安静中。

云宝皱着眉头,抱着臂,像往常一样,浮在半空中。暮光沉默了一阵后,出声道:

“当真不去看看他吗?”

“阿杰怎么说的?”云宝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朋友,而是转而抛出了另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呃,她,她说她家的家里人还有农场……好吧,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暮光似乎感受了天马目光里的极度不耐与烦躁,微微回避了一下对视的视线,将目光投向云宝身上那有些脏兮兮的白大褂上,不自觉中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中。

“那么,看来你已经很清楚我的意思了。”云宝挑了挑眉,收回了她略微咄咄逼人的眼神,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紫色独角兽的思考。

她洋红色的眸子在阴影处显得晦暗不明。

“看来只能找她了。”想到那位有些疯狂的粉色好友,暮光的表情微妙。

云宝则毫不动感情地扯了扯嘴角。

4.

桑伯内心现在很不爽,非常不爽,但他却意外地感觉不是特别糟糕。

哦不,尽管他现在早已饱腹,且被整理的干干净净,但他现在感觉非常糟糕。当然这绝对比不上他在那亘古的无限黑暗中等待着渺茫机会时的感觉(不过他现在开始有些怀念那些完全沉浸在黑暗中的寂静时光)。

特别是那匹该死的冒牌“公主”在把相继前来骚扰他的两三匹不知礼数的卑贱庶民,也是他不共戴天的死敌们中最后来“拜访”的一匹带走时,留给他的古怪眼神,竟让他有那么一点点,发怵。

要知道,他在千年前独自面对食马无数的凶狠多头蛇时,也没有过恐惧这类的情感。

甚至是在血光飞溅的烈火熊熊的战场上,站在千军万马前时,他也从未畏缩过。

可在那倒霉的该下九层地狱的“公主”的奇怪眼神中,他竟是感觉到了些什么。

鄙夷这种屡见不鲜的情感早已被他完全的无视,可是还有一种桑伯几乎数世纪都没有收到过的情感,现正不深不浅地影响着他的心境——是那该死的同情,还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同情与惋惜的诡异的混合物。

“真是见了鬼了,那蠢母马除了给本王下毒以外还到底想做什么卑鄙的勾当?!吾以未名深渊之邪兽之名赌咒,她要是胆敢再陷吾于灾难,吾必诛其九族!”不知受了什么不祥的巫婆给的魔药的影响(对,是麻醉剂),桑伯感觉异常极了,他的脑袋一直在发疼,思路也开始混乱不清。但他仍然没有放弃在这坚实的简易监狱里寻找出路。

他可是个伟大的国王。他麾下士兵奴隶数不胜数。更不用提他曾取得过的无数胜利和占据过的辽阔土地。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呵,这小小的刺痛又算得上什么。

“这就和上次在那片有着那可恶的巫婆的丛林里一样……”模糊视线中,在楼上狭小的明亮光线中,一个令他无比痛恶的小小身影一闪而过,随之,他的意识又回到了他越加亲切的漆黑的怀抱中。

5.

    “呃,塞拉斯提亚公主在上!你能过来真是太好了!”暮光端起一副和蔼的笑容,不知有无意识地压住时刻准备展开的新翅膀。

“……”显然,她面前的粉色陆马早已注意到这一切细小的动作,轻挑的眉梢早已暴露了真相。在沉默不语了好一会儿后,她紧接着听见了一阵轻笑声,几乎使得暮光打了个哆嗦。

“噢,小暮暮~咱们可是好朋友呢!是吧!呵呵~”萍琪用着像往日一样活泼天真的语调,她高昂的声音几乎贯穿了暮光整个耳膜。

暮光盯着她一蹦一跳的动作,还有伴随着弹跳动作一抖一抖的几缕可爱的粉色的小卷鬃,很快,暮光的呼吸道里也同样充满了那香甜的甜点气息,以及一些更为熟悉的味道。

那甜腻过头的气味。

她似乎看见萍琪粉色蹄子上的亮粉也在跳跃着。一闪一闪,让她的眼睛都有些不适应。

她用蹄子揉了揉眉间,试图捡回思绪来安定住眼前的粉色小弹珠,好向她解释这一切。

不出所料,于提前构思好的三言两语之间,她确实成功震住了这位恶作剧大师。

在后来的断断续续的结巴话语中,萍琪也同样不出所料地很快确认了并接受了这一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事实。

“所以以后这项超级无敌非常绝顶重要到爆炸的任务就交给我啦?”萍琪眨了眨眼睛,她天蓝色纯净的目光锁着暮光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暮光脸色愈加刻板:在尽自己所能不让面前的这只粉色小马有其他多余想法的同时,也破坏了自己练习了已久的标准待客笑容。

最后在面上完全变为自己最为习惯的无表情之前,暮光还是打起了精神,拾掇拾掇了一下思绪,悄悄吸了口气,再重新注视着她的好朋友的双眸。她的双眼是无比的清澈,不染一丝世尘。

“是的,萍琪,我,我和公主们已经决定了——将由你来负责黑晶王的改造和转化。希望你能在下次塞拉斯提亚公主正式来访之前能成功。”暮光极为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暗地里希望能确定对方是否注意到了这些。

萍琪像之前暮光请求的那样继续乖乖地坐着,但是低垂的脑袋和蓬松的鬃发掩盖住了此时眼里的不寻常的光彩。转移了视线的暮光听到了一阵起伏不定的声音,伴随一种莫名的情感,一同涌进了她的耳道:“那就是说……也就是下一次的夏日祭典!?”

暮光依旧十分不自在,但她还是捡起先前被丢在地上的虚假笑容,轻微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归于沉默。

忽然从地下室隐约传来的低沉声音无疑令暮光舒了一口气,但她也瞬间意识到这无疑也带出了一个更加长久且复杂的问题。

在无声的叹息中,她领着蹦蹦跳跳的真正的一脸天真无邪的恶魔,去“看望”所谓过去的满面怨怒愤恨的恶魔。

6.

桑伯眯起眼睛。一瞬的明光在经过无数次照射后仍然无法让他那属于真正黑暗的双眼适应。他吐出口中满是毒液的低声诅咒,翻了个身子,索性决意不再理睬那劳什子的便宜“公主”和很有可能又是一个讨厌的死敌的新“来访者”。

不过细声的琐碎交谈声与突如其来的一阵清脆的笑声还是很快击碎了桑伯刚刚建立好的定力大墙。

但没这么快坍塌;这堵残墙还是坚持到连桑伯那被药剂迟钝了的感官都觉察到了一股强烈的、香甜的——甜点气味(是的,是甜点的味道!这几乎让这个过往霸主激动到一激灵)的时候才化为齑粉。

然而入目的却不单单只有他目前一心所念的巧克力冰淇淋,还有一只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他傻笑的粉色母马。

而那烦马的不知好歹的紫色玩意早已不见踪影。

桑伯挑了挑眉,重新端起了应有的皇家架子,拉了拉他昂贵的白绒镶边的红色披风,暗中企望这只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小粉红毛团能比她前面几位更加“争气些”,最好直接被他的皇威所撼,立刻伏地屈服,为他效命尽忠;尽管他非常清楚这发生的几率不大,就像是他能通过痛骂来使那小“公主”害怕到痛哭流涕畏畏缩缩跪地求饶的概率大小一样,但这仍不影响桑伯对未来的乐观预期。例如现在他就非常,非常希望这只蠢母马能把她手中可爱、但十分新奇的冰凉凉的甜丝丝的东西全部、最好是恭恭敬敬地呈给他。

然而现在他面前的一把闪亮的、看起来崭新崭新的银色的、同时顶端有带着他最爱的甜品的……

小刀。

桑伯觉得自己开始真正体悟到那傻缺公主的该死的眼神的含义了。

7.

“小晶晶~真是非常、非常抱歉呢~”萍琪面露愧色,但依旧朝着桑伯笑得阳光灿烂,一面十分熟练地将半融状态的奶油与鸡蛋混合物挑起,并不漏一滴的塞进桑伯嘴里。每一次看着那把沾着棕黑色痕迹的小刀一上一下闪着明光,伴着那暖如日光的笑脸,使他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寒意。不过这已经比他想得好一些了。

至少没有出现什么恶心的“魔法口令”这类的垃圾玩意。

“暮光叫我过来时我来的太急了!那时我还在为蛋糕夫妇准备聚会的配点呢!要知道虽然切面包比不上切一个完整的巧克力大蛋糕那样充满趣味与快乐,但是还是非常有趣非常非常令马不舍的一件事啊!你看!我还不小心带出了一块面包片呢?你想尝尝吗?不要?太可惜了!”在桑伯“友善”目光下,她一口将不知从哪里掏出的小片面包吞下,“这可是加了双倍好料的香草橙汁全麦面包啊~现在小马们都热爱全麦据说是为了什么的健康我可不是很清楚但是保持健康大概是件好事吧你觉得呢小晶晶~翻白眼是代表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呢?噢!我知道了!!!你还想更多的冰淇淋!真是个小馋虫~哎呀我说道哪里了!对我竟然连勺子都忘记带了而且暮光竟然为了什么奇怪的实验把家里勺子全部报废掉了可我自己甚至还弄丢了我最后一把备用焦糖勺子真是太……”

“够了!!!如果有的选择的话我宁愿去听深渊底下怨灵的号哭也不想让自己的耳朵受到来自某些浅薄愚昧的粉色乱毛线团的荼毒!还有你那个该死的称呼是想怎么样?!吾尊名为黑晶王!压根没有‘小’这个字!”

在经历了漫长的如一世纪实则不过数秒的来自萍琪的“温暖日常闲聊”的洗礼后,桑伯的几乎想冲破铁笼给他面前的这团粉色狠狠地来上一拳,然后再接上好多拳;直到他的耳畔边重归宁静,或许其中夹杂些呜咽和求饶声也是可以接受的。接着他会拿走这把小刀,给那条该死的碍事小龙和恼马的“公主”各来上好几下,不,还要将她们全部用地狱的业火一个个连同灵魂都烧成连粉末都不及的尘埃。那时,他便可以重新……

“那是你的昵称啊小晶晶~小傻瓜~我给每一个朋友都会起一个昵称的~”

萍琪轻快而愉悦的声音生生将桑伯嘴角逐渐变得夸张的邪恶弧度给扯平,拉低。此时此刻,桑伯十分想要灭了这只更加不知好歹、肆意妄为、胡言乱语还特别积极地亵渎他的尊名的蠢母马。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完成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呃,那个粉红,我是说……”

“萍琪·派,我的名字是萍卡美娜·丹尼尔·派,你可以叫我萍琪!!!”

“对,对,那个碧奇……”

“是萍琪!但是你乐意叫我碧奇也是可以的~毕竟我也十分喜——”

“好了!萍琪,对吧!?这样,你能靠过来些吗,你个蠢……呃我是说,这位村民。”

“Okie dokie lokie~”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让桑伯心中暗喜。

萍琪甩了甩她蓬松的大尾巴,天蓝色的清澈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色泽。

倒映在她双眸里的某只却浑然不觉她眼中的一瞬而逝的异样。

“该死的蠢货咳咳,萍琪,你怎么不把刀……你该把那道甜点带给我。”

“天哪,你的确很爱吃冰淇淋啊!”

“闭……呵,可不是吗?现在可以把那个冰奶油和刀给我了吧。我现在更想自己来解决它了。”

“哦不,冰淇淋都已经融化了。很抱歉了小晶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恐怕你只能喝完它啦~”

“呃!什么?!不!”眼睁睁看着萍琪抽回了小刀,桑伯眉头皱得更紧了,“不不不,你为何不把那把小刀留在碗里呢?其实,我还是满需要它的。”

“可是它们都融化了啊。”萍琪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但我真的,真的十分需要它。”

“这……那就好吧。”萍琪眼珠转一圈,眨眨眼,将小刀扔回了桑伯蹄中半满的巧克力冰淇淋溶液中,并毫无意外地溅了桑伯一身。

浓稠的棕色液体,缓缓划过他宝贵而珍稀的银色盔甲表面上,留下蜿蜒的痕迹。

“……诅咒你!!!你这个该死的、愚钝的、不知……”桑伯原本像连发弹珠一样的恶毒咒骂却在刹那间戛然而止。

寒意与本能性的畏惧瞬间附上了他的脊背,一股强烈的不详的预感袭入心头。

他面前的粉色母马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难为情的笑容,但在前一瞬她那一瞥中的阴冷与他曾无比熟识的……

怎么可能呢?他蹙眉,按下心中古怪的感觉,来自战场上的自觉让他不再想细究下去。

何况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处理掉他宝贵盔甲上的该死的污渍。

8.

在第二次暴怒地打掉企图拿他同样宝贵的披风来当抹布擦的庶民蹄子后,桑伯已经意识到自己直接擦拭会使情况更糟。

“此非汝等庶民肆意取之用之的抹布!兹乃最上等之天鹅绒!!!汝怎敢以此拭兹污秽之物!!!”

“……那好吧,要求多多先生,你既不让我用‘庶民的肮脏无比的’布碰你的宝贝盔甲,也不准我动你那‘最上等的什么绒’,那你准备怎么来清理干净你的铁皮呢?”

“那不是铁皮是本王的护甲你个见识浅陋的,呃……总之,这是你引起的!你要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我!”

“可是是你让我把我的白千镜给你的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而且我现在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暮光又出去了……要是我会魔法就好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呐怎么办……”

桑伯望着那几乎要泛起泪花的水汪汪的天蓝色的大眼睛,再次深呼吸,压下自己把手中的碗砸她脸上的冲动。时机未到,桑伯,时机未到。

与此同时,他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什么,不自禁地抖了抖。

“等一下,你是说,那个软弱无能的什么垃圾‘公主’现在不在家?”

“嘿!小晶晶!不能贬低我的朋友!暮光是一只非常优秀聪明的小马虽然有时候有点书呆但是……你在笑什么啊!这并不好笑呀?要知道只要你们一旦成为了朋友你就很快会发现……”

“哈,年度头条最佳笑话……嗯,等等什么?!你说什么?……哦不,哈哈哈从来没想过你竟然还有着这种难以想象的幽默感,看来你的傻……”

“小晶晶!”“你再叫本王那个白痴般……”“小晶晶!你必须先好好听我说完好吗?!拜托啦!”“我可顾不上你那可悲的渺小的企图引起上流注意的渴求,别忘了我的护甲!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事!”

“……嗯……我有个好主意了!你靠过来点小晶晶!”

“都说了别叫那……呃啊啊啊啊!!!!你想干什么!!!你在想着做什么疯狂而恶心的滚开滚开!!!你个丧心病狂粗鄙的唔唔唔……”

“……好了~锃亮如新~这下你满意了吧~小晶晶~嗯~不过暮光的这款冰淇淋的味道的确很好呢~怪不得你这么喜欢!”

桑伯面色潮红,他的鼻腔和心灵都残留着几乎难以消除的过于强烈的痕迹。

前者是因为那蓬松至极的时刻散发着糕点过于甜腻气息的粉色卷发,后者半是因为差点窒息于其中,另一半则是因为现在他那材料昂贵、做工无比精良的美丽的常常闪着凌厉光泽的护甲上……沾满了某只卑贱且粗鄙肮脏的不知廉耻的母马的恶心的黏糊糊的……口水!!!

是他过往常年的征战的残酷夺权的经历让他维持着最后一点难得的清醒。

他矗在萍琪探进笼子里的仍在傻笑着的小脑袋面前,头上的青筋同嘴角不住的抽搐。

怒火已经将他的好奇给狠狠地燃烧殆尽:他现在只希望能立刻重获他的力量好使这头不知好歹的蠢货在他面前全身发抖着跪地求饶,害怕得面如死灰,而不是去质问她如何在这样轻易地将脑袋穿过间隙只能过蹄的铁栏。

“我都说了我不脏!我每天都有洗澡和刷牙的!”

萍琪冲着他友好地笑了笑,极为夸张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给我滚出去!!!我要是再看多你那傻里傻气的的欠打笑脸一眼这还不如让我在多头蛇的嘴里待上一天!!!!你最好现在该无比庆幸我现在没有恢复我的力量!…”

“噢~别这样了~小晶晶~你真该去报一个情绪管理课程的!嗯,那是个好主意!等放你出来后我会帮你在小蝶那里报名的不用客气!毕竟咱们是好朋友对吧!”

“滚!谁他……你刚刚说……放我出来?”

“当然了~你既然是我的改造对象~自然要出来接受感化啦~在笼子里的感化听起来一点都不有趣!所以我就拜托了暮光答应给你‘一定的自由’啦~”

桑伯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古怪。他在这接近一天内几乎经历了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虽然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事,也包括那所谓的“一定”。

但接下来发生的可能是发生在他身上唯一的一件好事了。

“咚。”

桑伯将那把小刀藏在他的铁蹄甲之中。神情淡漠地看着被他撞击了无数次的铁栏渐渐豁出了一个开口,那个粉色的身影就在近旁等候着他。

他一如往常那样抬蹄,步履平稳。药剂的效应已经被削弱了许多,尽管不定能恢复到他原有的敏捷和力气,但是他还是有足够的自信来摞倒一只看起来对战斗一点也不专业的只知道傻笑的小母马。

接着一切会重归计划,他只需要在好好算计一下如何解决掉另外的死敌。

况且他蹄上还有这把沾着棕色甜液痕迹的小刀。

而他一点也不介意上面再沾上一点红褐色的液体。

“噢我现在真是太开心啦小晶晶~你知道我们到时候也是现在很快就要一起去做许许多多有趣而特别的事情啦你一定会特别开心的噢噢噢我现在就特别开心同时也非常非常兴奋我迫不及待了我们会一起去逛一下小镇哦我们还会去SPA和野餐对了海家养老院和地房孤儿院也在等着我们去拜访呢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期待呢噢你看起来的确激动到话都说不出了吗亲爱的小晶晶~”

9.

黑晶王向来都不是那种蛮干的愚钝货色,尽管他的手下大多是那样的。而桑伯也是仅仅需要他们的愚忠与勇猛。

他的多疑不仅仅促成了他最后的孤家寡人的境况,更是让他养成了思考与时刻谋划的习惯。他不相信他麾下的任何一个军师,即使他的法术足以使他们每一个都会忠心耿耿,但对于他们的建议也往往是处于参考或是搁置的态度。

然而他还是成功地预测或推动了大多数事情的走向和发展,才使得他不只在黑暗魔法的帮助下,将国土广阔的水晶帝国死死踩在他的铁蹄下。

 

在他的光辉而曲折的一生中,只有对两次极为重大的事情的预测出了差错。

一件是一千年前被两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狂妄且经验不足的天角姐妹给狠狠地坑了一把;当然事后他自然不会给她们留下什么好东西。

另一件是他在重新夺回帝国时被那个该死的小龙和那什么懦弱的“爱之公主”夫妇给坑了。

而现在他觉得,现在这个目前试图谋杀他的粉色疯子几乎可以成为第三件了。

“放……蹄……不…能…呼…吸…”

在萍琪充满爱与热情的温暖大拥抱中,桑伯觉得自己的肺部快要被挤炸了。耳边一直嗡嗡作响,也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某马的高速高音的自言自语的连续轰炸。

正当他脸色青紫,口吐白沫之际,拼命挣扎无果之时,在他意识开始消散之前,他听到了一声令他将要心痛的声音。

那把小刀,他的底牌之一,就这么轻易的离开了他。

“太好了!你把白千镜带回来给我了~我刚刚还找不着它呢!谢谢你小晶晶~”萍琪开心地将蹄中半死不活的某只一放,转头去捡回她心爱的朋友。

原本是个袭击的好时机,但是桑伯却完全的放弃掉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而是选择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十分专心致志地吸收着生命的气体。

在他的脸色还未恢复常色之前,就被一只粉蹄子硬生生地拽出了图书馆大门。

神志与呼吸同样没有调整过来的桑伯,再次接受到了来自万物之源——太阳的关照,呃,是光照。

“啊哈…哈…啊呃我的眼睛!!!”

10.

等到眼睛适应了光线后的桑伯,看着街上突然多出来众多路马和小商摊,神色越加复杂。

然而他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然而他更不会傻到在大街上动蹄,特别是当他看到一只全身肌肉过度锻炼翅膀畸形的白色公马正在以着一种十分不雅观的方式狼吞虎咽着一大盘马芬时。

突然眼前冒出一张放大了的挂着天真笑容的笨蛋脸时,桑伯按捺住了一蹄踹下去的冲动,而是十分警觉地后退了几步,维持着他的高贵冷漠的表情。

“来吧,小晶晶~我来带你好好逛一圈,去和大家打个招呼。”

他非常想拒绝,但是还未开口之前,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强行带着走了。

“不,我对会见你那些同你一样浅薄愚昧无知无礼的低贱的庶民没有丝毫的兴趣。”

“噢,来嘛,小晶晶~我想你会喜欢上她们的,嗯,你看…哦嘿!呆姐~你今天看起来棒极了~小乖最近如何呢?”

“噢谢谢萍琪~你也一样。小乖一直都很听话了,谢谢你的关心。哦塞拉斯提亚公主啊!我还有几个加急邮件要送。祝你们今天过得愉快!”

“拜拜~记得帮我向小乖问个好噢~噢嗨!高露洁!祝你工作顺利!你看,小晶晶~大家都这么友善,你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吗?”

“哈,我只觉得我在这个塞满了蠢货与贱民的街道上感到无比的自在。顺便,你不觉得那个灰色的天马的眼睛真是怪啊,她看起来就跟…”

“小晶晶!”

“别叫这个该死的玩意!”

“我恐怕我们得要先暂停一下我们的行程了。”

“太好了!求之不得。”

“你现在得必须发誓不许以任何方式来侮辱我的朋友。我是说,用萍琪毒誓。”

桑伯发誓在萍琪提到她那什么鬼誓言的那一瞬间,街道上是一片死寂。

-------------------1.16更新线QWQ-------------------

11.

“绝不。”

“你必须得发誓。”

“我是个国王,你没有任何命令我的资格。”

“可我没有在命令你啊小晶晶~如果你不保证做一个好小马的话,那以后…”

桑伯嗤笑一声。带着微弱的黑魔法气息的绿色缠绕着的红眸,死盯着面前忽然陷入神游与沉默状态的某只的一对正凝视着不知名远方的蓝眼睛,企图想像过去他唤起每一个反抗者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一样来让这只粉色的小马臣服于漆黑的力量。

尽管失去了任何法力的他深知自己很可能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逆转现状同未来的信心还是有的。

“是什么给了你觉得自己可以控制本王的自信?”

一字一顿道完,嘴角勾起了讽刺的弧度。

相应的冷嘲热讽尚未成型之时,他就看见了短暂的不屑的一撇嘴。

“……不过是你未来的一日三餐都归我管了。哦对了,还有孩子们的也是。”

“???”

还未曾反应过来的桑伯,憎恶地发现那高调的声音再次继续着破坏他耳膜的大业。

“好啦好啦,言归正传。发誓吧,拜托~?想想看你会有多少乐趣啊在这个可爱的小镇里!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去野餐、去参加派对…噢噢噢我们还可以一起去买冰激凌呢!你喜欢冰激凌,对吧!你可以去店里挑你最喜欢的口味!哦我保证你会喜欢那儿的小晶晶!因为那里有超多、超多、超——多的不同种冰激凌呢!每次我去都特别兴奋呢!哦对了还有朋友,你会有新朋友的!朋友!朋友们!先不用说那些明媚笑脸给你带来的快乐,想想光是感受着她们的存在都特别的幸福~啊~”似乎是注意到了某马的白眼以及内心满腔愤懑与不屑,萍琪顿了一下,嗓音不再轻快如晨鸣,而是饱含着一种低沉的情感,“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恐怕今天甚至以后你都不能出门了。毕竟,”萍琪说着,眨了眨她那天蓝色的大眼睛,一脸严肃,“我不希望我的朋友们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一、点、也、不、行。你清楚吗?小晶晶。如果你实在一点点都不愿意配合的话,恐怕…我只能让暮光来进行那个最终无法可施后之法的不太符合马道的计划。不过,我相信你和我之间会…”

“等等那是什么东西?!那个什么什么最后计划?”不详的预感从因高频噪声而生的烦躁之中顿时漫上心头,桑伯感觉自己好像捕捉到什么很不好的关键信息,于是他厉声质问着眼前的粉红。

“哦不!”萍琪用蹄子捂住自己的嘴,粉色的鬃毛明显地颤抖了一下,眼睛在绕着周边飞快地环了一圈后,她立马重新跳起来,挂上满面的笑容,那种细看便能发现其中牵强之处的笑脸,急忙说道,“你瞧瞧我!都是这个点了!我们得快点出发了!不然跳跳糖得融化掉会使彩虹掉色什么的……”

“你还有没有回答本王的问题呢!愚蠢的母马!难道你连……”

“小晶晶!”

眼前突然放大的粉色面庞让桑伯话语一滞,尚未涌出的一连串嘲讽恶言卡在喉咙之中,鼻腔内顿时充斥着的那股甜腻过分的糕点气味以及鼻尖温暖湿润的微妙触感几乎让他大脑连带停止运作。连他接近凝固的不满表情在她水润的清澈带着不明情绪的双眸之中的倒影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当然这也仅是一瞬。

很快,嫌恶地试图推开这个不知礼数廉耻的粉色母马,他这时才惊讶地发现自己连蹄子都被对方牢牢锢住,连分毫都无法移动。

真是见了鬼了。为什么这个家伙力气大的出奇?还是那些该死的药剂……

蓬松的鬃发蹭得他既不舒服,他甚至觉得自己眼睛里都进了不知染过多少面粉糖精的几根,右眼忍不住眨着,眨得几乎要泛出生理盐水出来之时,他听见那个令马生厌的尖锐嗓音用着更加讨厌的单词来攻击着他的耳膜——

“萍琪毒誓,现在。拜托。”

 

12.

“我的塞拉斯提亚公主在上!你看见萍琪身后跟着的那只黑色公马吗!?”

“噢!当然!不得不说,他长得可真俊俏!哎你说那该不会是……”

“那个嘛……我觉得倒不一定。上次来的那个三明治派对小哥倒是更有可能。话说回来,他的确相貌不错,但是……感觉他看起来……不是特别友善……噫!他刚刚好像瞪了我们一眼!真是太可怕了那眼神!公主才知道……哦不萍琪她们过来了!玫瑰你来招待!”

“好吧好吧。真是的,亲爱的,你也太过于……噢你好啊!萍琪!还有你身边这位……先生。”

“嘿~~~玫瑰!今天过得怎么样呢?哇你今天的花真漂亮啊! 生意不错吧?”

“噢,托你吉言了,亲爱的萍琪!我今天还成,生意还是老样子。话说回来,不知道你身边这位对鲜花有没有兴趣?乐意赏个光吗,先生?”

“那……”

“哎呀!我真个是傻小马!现在给你正式介绍一下,小晶晶——这位是玫瑰,这家花铺的主马之一,对的,这是她们三姐妹共同经营的充满芬芳的生意!另外两位……恩,我没看到百合和雏菊她们啊?是去…”

“她们今天去整理花圃去了。以及,您好啊,我想应该是——小晶晶先生?”

“啊哈…”

“别叫那个恶俗的平民名字!庶民!洗耳恭听吧,吾尊名为桑伯!黑…唔!?”

“啊哈哈哈~差点忘了和你介绍了——这位是小晶晶,是刚刚到达小镇的新成员~他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新朋友~对吧小晶晶!”

“你个!绝不…呜!!放…唔!”

“哈哈,两位关系真好!萍琪总是能交到新朋友。那么,很高兴认识你,桑…比瑞先生。”

“都说了别叫我…喂!…咕!”

“呵呵,那个,是时间告别了!还有一大堆给新马介绍呢!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玫瑰!还要记得帮我们向百合雏菊带个好!”

“谢谢你,萍琪!也祝你们有个愉快的一天!……你可以回来了,雏菊。你感觉怎么样?”

“呃……我还是感觉不太妙…萍琪她…总之,他看起真的……很不友善啊。”

“得了,亲爱的,连一只小蝴蝶你都觉得不友善呢!况且,萍琪看着他呢!不用担心他会跳上来咬你一口什么的。”

“嘿蝴蝶那个是…”

“噢,好啦好啦~我们不如好好想想在派对上要戴些什么呢?”

“派对?…什么时候?是她…”

“刚刚萍琪塞给我的,是给我们的,为了庆祝新马的到来,你懂得,老规矩了。你不妨自己看看吧。讲实话,我对那位新马感觉蛮不错的,哈。”

“唉,玫瑰你又……”

“反正我要戴上我那朵最漂亮的玫瑰花!”

“好吧……”

-TBC

 -------------------

什么?你说OOC?对了,OOC是我的,角色是大家的x

以及如果有人想知道些什么细节的话,有一句话叫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ink】

本来想弄点小剧场的……仔细一想,还是留着以后填补剧情用吧;对是因为我懒啊。

最后……

感谢阅读!

能看到这儿都是小天使√

(还有下回我是不是得占多遍tag,弄个分章出来了?因为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我就使用无限编辑秘术了x

忘记加了——白千镜是漫画《神之塔》里的主角昆的物品之一;其中一个功能是被其插入心口者可以被压缩到刀内(大概是这样的?)

《神之塔》蛮好看的,顺带买个安利。

就是这样了喵!

再次感谢阅读!